<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人均營收500萬,媲美騰訊,這家創業公司是怎么做到的?

            2022-01-21 16:37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cc38b3489f4a40d220b92a2a0a1cac26

            59254602b766f483f22326e5bc09d0ff

            在各種選擇中,徐辰摸索了一套科技企業的發展路徑,更向外界講述了一位創業者如何實現夢想的故事。作為國產芯片企業的一個發展樣本,思特威在成立十年后叩響了科創板大門。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被訪者

            “一個人大約能帶來500萬的營收。”坐在新購置的五層辦公大樓里,思特威(Smartsens)創始人、CEO徐辰粗略算了一筆賬,給出了一個讓人驚訝的數字,這個數字和騰訊在2020年取得的人均營收不相上下。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家公司的屬性——一家從事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產品研發、設計和銷售的科技企業。在燒錢、虧損和長周期回報成為芯片行業的共識時,思特威正在“超額”完成任務。

            從思特威公布的招股書數據來看,徐辰沒有絲毫夸大。刨除昆山測試線上的200多名員工,將2020年15億的營收平均到新辦公大樓里的300多人頭上,每人有近乎500萬元的營收。不但“人效比”高,思特威還在2020年實現了盈利,凈利潤超過1億元。

            “創業者要有謙卑精神,要以客戶需求為中心。不要說自己的產品客戶一定要用,大家是一個互相幫助的過程,更重要的是要有堅持創新的立意和精神,重視技術的研發與突破。我覺得要有這種思路才能夠做起來。”

            這位曾經立志要成為老師的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學士、香港科技大學博士的總結聽起來不像是站在“舞臺”上的商人,更像一位技術專家,他強調:“我們也總結過,公司業績連年翻番的根本驅動力就是創新。

            這恰恰也是投資人欣賞思特威的原因之一。他們是很典型的非常有韌性的團隊,又有鉆研精神。要找到一個好的、堅定的方向,有韌性還不夠,還要能夠去抓住機會,能變通,能快速學習。”思特威投資人之一、聯想創投合伙人王光熙如此評價。

            半導體行業根據生產設計及制造能力分為三類公司:Fabless、Foundry和IDM。Fabless指只從事芯片設計與銷售、不從事生產的公司,如華為;Foundry是能夠自行完成芯片制造,但沒有設計能力的廠商,如臺積電;IDM則指既能夠自行設計,也能自行生產的芯片廠商,如三星、英特爾。

            思特威采取Fabless經營模式,且在創立之初便避開相對擁擠的手機賽道,目前產品主要應用于安防監控領域,機器視覺、智能車載電子等領域亦有涉及,大華、鼎芯無限、大疆創新等為其重要客戶。按2020年出貨量計算,思特威的芯片產品在安防CMOS圖像傳感器領域位列全球第一。

            這一成績的取得并不容易。和很多創業者一樣,徐辰也經歷了崎嶇不平的創業路,也有資金捉襟見肘的時候。幸運的是,他堅持走在這條路上,并在十年后叩響科創板大門。

            2021年10月29日,思特威首發申請獲上交所上市委員會通過,將于科創板上市。而整個2021年,近80家申報企業鎩羽而歸。

            在每個需要選擇的十字路口,每一次的篤定造就了思特威。徐辰也在各種選擇中摸索了一套科技企業的發展路徑,更向外界講述了一位創業者如何實現夢想的故事。

            艱難時刻

            思特威辦公大樓五層,穿過兩扇門才能走到徐辰的辦公室。

            因思考時不喜被干擾,他刻意與其他人拉開距離。屋里空曠,除了一套沙發、壁柜和必要的辦公品,沒什么多余擺件。徐辰常在辦公室里來回踱步,偶爾停駐在為數不多的一件裝飾物——一幅書法作品前,上面寫著四個字:心如止水。他是個陪著徐辰走過七年的“老物件”。

            2014年,創業不久的徐辰開始徹底體會到“創業三年是個坎”。

            由于國內缺少IC設計人才,思特威的產品設計進度一再推遲。徐辰回憶,那段時間,他晚上總重復做同一個夢:在大學宿舍,芯片出圖了,他高興壞了??傻鹊綁艚K于變為現實可以流片時,與晶圓廠磨合一兩年后產品性能也不能達標,又消耗了創業寶貴的時間成本。

            雖然同一年工信部正式對外披露成立集成電路大基金,第一期規模達1200億元,但市場熱情遠不及今天。正如王光熙所說:“在中國做算法這件事情在2019年,甚至2020年之前都是非常艱難、非??嗟?。”

            那是徐辰創業歷程中最為艱難的時刻:公司已寅吃卯糧,六七個人的工資只能通過變賣公司一輛馬自達6暫時發放,沒人知道一周后公司是否還會存在。

            徐辰倒不怕苦,他認為:“一般像科學家都有創新鉆研的潛質。做企業,這個品質是很有幫助的,有問題出來,就把它當成一個科研課題,去鉆研解決。”

            那段時間,他在華東師范大學一圈圈地跑步,但這種發泄方式并不能真正解決問題,于是他找人寫下“心如止水”,提醒自己以科學家視角去看待問題,靜下心來找到問題的關鍵,也提醒自己不忘回國“造芯”時的初心和夢想。

            彼時,與李澤湘教授相熟、同為香港科技大學教授的高秉強,正在尋找與機器視覺相關的創業企業,注意到了暫未嶄露頭角的思特威。接觸之后,高秉強不僅選擇投資,還為其重新規劃了方向,甚至牽線搭橋,介紹臺積電代工。

            “(高教授)希望我們能夠在機器視覺和新興的AI領域多做一些研發,我們也認為這個方向是較好的選擇。”在徐辰眼里,得益于這位貴人的指點與相助,公司的發展之路很快暢通起來,并且開始看向更遠的發展方向。

            王光熙也側面表達了這一點:“他們經過摸索之后有人指點,能夠很快地學習,找到了一個切入點,并且能夠切進去。即便是在貿易摩擦之前,他們在安防領域的市場份額也‘嘩嘩嘩’上來了。”

            的確,走過轉折點后的思特威很快對外正式發布了第一顆量產芯片SC1035,不久做到了盈虧平衡。資本迅速跟進,2018年,聯想創投進入思特威A輪融資,隨后華為旗下哈勃投資、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小米產業投資基金等紛紛拋出橄欖枝。

            持續增長的秘密

            高人能指點迷津,卻不一定能為企業帶來源源不斷的客戶。

            從2018年開始,大華一直位列思特威前五大客戶,2020年更是為其貢獻3.6億元營收,占比接近22%。但初期,大華并未注意到這家初創公司。事實上,那時思特威沿著高端產品策略,希望對標索尼。

            徐辰記得他曾不解地問客戶,我們這么好的東西,為什么不用?對方直言,“我們就認索尼。”對很多人來說這個真實的理由有些荒謬,并且難以接受,但徐辰不這樣認為,他把謙卑掛在嘴邊,認定客戶的反饋長期來說都是幫助。

            “剛開始起步的時候不能好高騖遠,想一下子做出超越索尼的東西。踏踏實實做點性價比高、貼近市場和主流的產品,先把量鋪開。”徐辰決定立馬糾錯。

            很快,徐辰的決定開始奏效,思特威更高的性價比開始形成上升螺旋。2015年,思特威SC1035成了“斷貨王”,每月出貨量達到100萬顆。大華也隨之注意到這家迅速占領市場的“黑馬”。從試用開始,大華不僅成為了思特威的客戶,還成了它的股東。

            徐辰的思路是:“從中低端的產品線開始用起來,再往高端滲透。我們在安防監控領域把這樣一個商業模式摸透了,這種思路不光是在安防監控領域奏效。”

            在“燒錢”幾乎成為行業慣性的背景下,徐辰用一種方式避開了這條路。但思特威的路并未止步于“市場主流”。四年時間里,思特威已逐漸擴張到高端產品線,以比同行快2~3倍的速度進行產品研發。用徐辰的話來說,這是思特威能持續增長背后的核心因素——創新。

            思特威的第一顆背照式全局快門產品甚至比行業龍頭的索尼更早發布,成為了全球首顆,這個產品所搭載的相關技術,也以論文的形式被2019年舊金山國際固態電路峰會(ISSCC 2019)所收錄。

            沿著這種規劃思路,思特威的市場規模迅速擴大。2021年1~9月思特威業績再創新高,已經超過2020年全年,營業收入為20.4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超3億元。

            1971年11月15日,英特爾為一塊指甲蓋大小的芯片寫下豪言壯語:開啟集成電路新紀元。如其所言,那塊重量不到一盎司的Intel 4004鋪上了2300只集成晶體管,被稱為世界上第一款CPU。三十余年后,同樣激動的時刻才發生在大洋彼岸的中科院里:2002年8月10日,中國首枚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CPU“龍芯1號”終于流片成功。但某些領域,時間繪制的差距正在被時間填平。

            徐辰笑稱自己是“兼職”的企業家,他一直夢想能做一名科學家,但陰差陽錯的創業讓他暫時告別了這一夢想。不過,思特威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了他的夢想。徐辰在公司的一大半時間依舊聚焦在技術上,他期待未來思特威能在公司規模和客戶認可度上盡早追平索尼。

            告別已顯局促的辦公室,思特威兩個月前搬進了新置的辦公大樓,旁邊就是蔚來。在上海閔行區蓮花路和田林路的交匯處,一棟棟新冒出的小辦公樓,正在見證中國科技以及新興行業的發展與崛起。

             

            第二十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

            與相識20年的你

            一起締造公司改變中國的力量

            報名通道現已開啟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7

             

            值班編輯:林文龍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好湿好紧好痛A片视频

            <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