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AT變軌

            2022-01-13 09:37 | 作者: 劉哲銘,李薇,王超

            12ffc17f712283812598a68d5fb7dd0b

            中國互聯網經過二十多年發展,不少平臺處于絕對優勢地位,但“屠龍少年”不能成為“惡龍”。強監管、反壟斷、拆墻……2021年對野蠻生長的互聯網平臺而言,堪稱驚濤駭浪。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制作|王超

            2020年12月24日,冬天的杭州也有10度,街頭處處洋溢著新年的氣氛,阿里巴巴也為即將到來的新年裝飾了一番。但平靜祥和的景象外,卻有另一條緊張的復線。

            當天,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通知,依法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實施“二選一”等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受反壟斷調查的影響,2020年12月24日收盤,阿里巴巴美股下跌13.34%,市值跌去超92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035億元),創下在美上市以來單日最大跌幅。

            或許,那時的阿里巴巴也很難預知,接下來的2021年全年,國家展開了一場對整個互聯網平臺經濟的集中反壟斷審查,對阿里巴巴的調查只是開端。

            這一年,國家不斷昭示反壟斷決心。2021年2月7日,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印發了反壟斷指南。指南中明確指出,平臺為互聯網平臺。3月15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強調,建立健全平臺經濟治理體系,明確規則,劃清底線,加強監管,規范秩序,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國內和國際,促進公平競爭,反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

            4月10日,靴子落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作出行政處罰,責令阿里巴巴集團停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并開出182.28億元的罰單。不單是阿里巴巴,6個月后,美團也因“二選一”行為被處以共計34.42億元的罰款。

            中國互聯網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平臺的能力和資源進一步集中、強化,不少平臺處于絕對優勢地位,但“屠龍少年”不能成為“惡龍”。

            周鴻祎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數字化已經變成中國的國家戰略,在數字化經濟的戰場里,上半場的主角是互聯網公司,下半場里互聯網公司要甘于做配角,積極參與到產業互聯網的建設中。

            “網絡安全元年”“元宇宙元年”……2021年,“元年”扎堆涌現。但對于互聯網企業來說,這一年,“反壟斷元年”幾個字意味深遠。

            反壟斷背后

            2019年“雙11”前,阿里巴巴與拼多多戰火紛飛,“二選一”再次成為熱詞。

            “二選一”,指的是電商平臺基于技術或規模優勢,強令商家與其簽訂“獨家合作協議”,保證產品只通過該平臺銷售。長期以來,“二選一”的矛盾主要集中在阿里巴巴和拼多多兩家。

            阿里巴巴集團公關委員會主席、阿里巴巴合伙人王帥彼時發文稱,“二選一”本來就是正常的市場行為,也是良幣驅逐劣幣,平臺為組織大促活動必須投入大量資源和成本,也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商家品牌在貨品、價格等方面具有對等力度,以充分保障消費者利益。平臺不是土豪,成本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大促活動的各項資源天然稀缺,只能向最有誠意最積極參與大促活動的品牌商家傾斜,這是最樸素的商業規則。

            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緊接著在烏鎮舉行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表達了對阿里巴巴的“指控”:“‘二選一’的過程,就是處于市場支配地位的大平臺,要求商家在稍大一些的平臺和稍小一些的平臺之間‘站隊’,看上去的互惠互益實際上已經是不對等的商業契約。”

            一番爭論終在2021年畫上句號。

            經查,阿里巴巴集團在中國境內網絡零售平臺服務市場具有支配地位。自2015年以來,阿里巴巴集團濫用該市場支配地位,對平臺內商家提出“二選一”要求,禁止平臺內商家在其他競爭性平臺開店或參加促銷活動,并借助市場力量、平臺規則和數據、算法等技術手段,采取多種獎懲措施保障“二選一”要求執行,維持、增強自身市場力量,獲取不正當競爭優勢。

            事實上,國家對平臺的治理早已提上日程。2008年8月1日,《反壟斷法》正式生效。2016年4月19日,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指出:“當前,我國互聯網市場也存在一些惡性競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情況,中小企業對此意見不少。這方面,要規范市場秩序,鼓勵進行良性競爭。這既有利于激發企業創新活力、提升競爭能力、擴大市場空間,又有利于平衡各方利益、維護國家利益、更好服務百姓。”2018年,發改委系統、工商系統、商務系統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實現整合。2019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但以往,由于執法力量薄弱以及難以界定,《反壟斷法》被貼上了“紙老虎”的標簽。從外界解讀來看,2021年的高壓政策并非意在束縛平臺經濟發展,而是望其能健康發展。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分析:“國家一系列對反壟斷的舉措釋放了一個積極的信號:政府的取向會兼顧兩頭,一方面要加強監管,另一方面也要讓平臺經濟發展壯大。”

            隨著數字經濟逐漸成為國家戰略,“反壟斷”成為新的關鍵詞。國際金融論壇(IFF)學術委員會主席、復旦大學特聘教授黃奇帆在《結構性改革》一書中指出,數字化時代要遵循十條基本原則,其中第二條是落實反壟斷法,尤其要防范市場份額的壟斷程度達到整個國家80%甚至90%的企業。在形成壟斷優勢后又對平臺商戶或消費者收取高昂的門檻費、服務費。

            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9.2萬億元,占GDP比重達38.6%,保持9.7%的高位增長速度,成為穩定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

            接下來,互聯網企業的發展將從效率優先、兼顧公平,走向公平優先、兼顧效率。

            拆墻與共同富裕

            12年前,淘寶第一屆“雙11”只有27個品牌參與,口號和規則粗暴直接:全場五折,全國包郵。

            那時,張勇剛剛上任淘寶商城總經理,他說當時的目標純粹,“讓別人記得我們”。在張勇純粹的目標背后,淘寶商場被馬云賦予了更多期望:讓淘寶商城所代表的B2C業務能夠引領“主流人群的主流消費”。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淘寶開始不斷向“大牌”進攻,擴張品牌豐富度。

            有分析師認為,淘寶匯聚的品牌越多,流量越多,淘寶用戶粘性越強。隨著越來越多的品牌入駐,越來越多的流量涌入,商家可以選擇付費獲得流量的分配,這也是淘寶天貓的核心,通過匯聚流量再按一定規則分發。

            大公司們在互聯網“圈地”,掌握流量、數據,以及由此帶來的分發權和一切商業變現可能。但在中國互聯網的嬗變、迭代中,阿里巴巴與騰訊形成了兩條涇渭分明的河流,一邊是圍繞核心電商業務及衍生出的物流、支付等業務,并以此構建起龐大的帝國;另一邊則是覆蓋社交、游戲等產品的時間熔爐。如今,兩條河流走到了交匯點,互聯網公司不僅告別了“二選一”,也開啟了“拆墻”運動。

            2021年11月29日,微信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落實“以安全為底線,分階段、分步驟”實施的互聯互通方案,在有關監管部門指導下,微信于即日起開始對外部鏈接管理措施進行更新。微信方面表示,在點對點聊天場景中將可直接訪問外部鏈接。

            微信此舉的背景是,“反壟斷”如火如荼之際,工信部在7月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專項整治行動。2021年9月13日,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稱:“互聯互通是互聯網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當前,工信部正在要求企業按照整改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屏蔽網址鏈接等問題,分步驟、分階段解決。”

            “拆墻”意味著互聯網告別曾經的“財富密碼”,流量蛋糕重新劃分。但無論是互聯互通的推進,或是學者專家們對政策的解讀都并未“利好”市場。

            這一年里,互聯網企業在股市經歷了一輪勢差極大的過山車。阿里巴巴美股及港股均大幅下挫超47%,港股股價更是創四年來新低;騰訊股價則從2021年2月中旬突破775.5港元歷史新高后一直走低,半年來騰訊市值已較高點蒸發近2.4萬億港元,相當于2個五糧液。

            如果說股價折射了對公司發展的未來預期,從這個角度來看,互聯網企業的確代表了不確定性。

            阿里巴巴董事會主席、首席執行官張勇談及股價時表示,阿里巴巴不關注股價,而是關注技術發展和長期價值創造。的確,比起恢復市場信心,阿里更多強調“共同富裕”與“社會責任”。

            2021年9月2日,阿里巴巴宣布將投入千億助力共同富裕。次日,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工作小組正式成立,張勇任組長。在2021“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全體會議上,張勇提出了阿里巴巴圍繞社會責任的兩大戰略:ESG和共同富裕。ESG是一種關注企業環境、社會、治理績效而非財務績效的投資理念和企業評價標準。

            2021年,互聯網企業對社會價值和共同富裕的關注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騰訊剛宣布追加500億元資金,啟動“共同富裕專項計劃”,繼2021年4月宣布投資首期500億元資金用于“可持續社會價值創新”項目以來,騰訊累計投入1000億;美團CEO王興更是在朋友圈對美團做了新解讀:“美”意味著“好”,“團”意味著“一起”“共同”,所以“美”和“團”合起來就是“一起更好”,也就是說“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團的基因之中。

            在經歷了二十多年飛速的野蠻生長之后,互聯網平臺開始意識到,規范發展、反哺社會,才能行穩致遠。

             

            第二十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

            與相識20年的你

            一起締造公司改變中國的力量

            報名通道現已開啟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2

             

            值班編輯:林文龍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好湿好紧好痛A片视频

            <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