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專精特新”:漸成民企競爭力基石

            2022-01-12 09:43 | 作者: 于靜,周春林

            2840c981a02fea803a0733068ff18a4f

            “專精特新”被政府部門確立為提升企業競爭力的有效途徑,“大量民營企業要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把敢于冒險的企業家精神和公司治理的規范性統一起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于靜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在北京市經信委的邀請下,北京軟體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向工信部填寫了申報“專精特新”企業的資料,并在2021年7月入選第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榜單。這是一家專門為機器人生產“手”的公司,CEO高少龍說,在獲評之前他們的產品已經打破國外企業對該領域的壟斷,得到產業界認可,并在全球二十多個國家銷售。

            就在這份榜單公布時,中央頻頻強調要培育“專精特新”企業、解決“卡脖子”和國產替代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提升制造業核心競爭力,啟動一批產業基礎再造工程項目,激發涌現一大批“專精特新”企業。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已經從工信部一個部委的行為上升到了國家層面。

            更重要的是,“專精特新”被政府部門確立為提升企業競爭力的有效途徑。中央領導指出,我國大企業存在大而不強的問題,數量龐大的小企業活力強,但存在市場競爭力弱、升級能力不足的現象。培育有核心競爭力的優秀企業,打牢高標準市場體系的微觀基礎,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大量民營企業要向‘專精特新’方向發展,把敢于冒險的企業家精神和公司治理的規范性統一起來”。

            “專精特新”走紅之路

            零牌顧問董事長祖林長期從事企業戰略咨詢工作,他明顯感覺到,中小企業申報“專精特新”的熱情空前高漲,“熱浪撲面”。不過也存在動機不純、魚龍混雜的現象。他提醒:“要在解決客戶痛點、攻克核心技術上下功夫,這才是優秀企業的做法。”

            “專精特新”是指具有“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特征的工業中小企業,這一概念最早于2011年由工信部提出。彼時,中國制造業企業“三低一弱”(低附加值、低技術含量、低質量、弱品牌)的發展方式難以為繼,政策轉而支持中小企業轉型升級,向“三高一強”(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高質量、強品牌)的方向發展。工信部希望中小企業借鑒德國和日本隱形冠軍企業的經驗,形成自己的發展特色。

            自2011年發布《“十二五”中小企業成長規劃》以來,工信部陸續出臺了多項支持政策,并在2018年發布《關于開展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工作的通知》。據此通知,在2019年5月、2020年11月和2021年7月,相繼公布了三批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接近5000家企業上榜。

            “專精特新”之所以越來越被政府部門重視,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我國企業的發展質量、影響能力與建設制造強國、構建雙循環發展格局存在一定差距。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進入世界500強的企業(含香港和臺灣地區)達133家,位居全球第一,但平均營業收入、利潤僅為美國入榜企業的81%、60.3%;世界500強品牌數量全球第四,落后于美國、法國和日本。

            二是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之后,美國在芯片等關鍵領域對我國進行的無理打壓,讓我們警醒:一個關鍵元器件就可以使一家企業、一個行業處于危機狀態。中國工程院制造業研究室主任、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委員屈賢明在公開演講中稱:改革開放后,中國通過后發優勢解決了生產生活領域中的主機成套設備問題,有些零部件、材料雖然自己不能研制出來,但很方便從國外購買。2018年之后,這條路走不通了。

            “這樣的東西如果依賴國外,國外又不供給你、制裁你,那么就可能使你這個企業、行業窒息,卡到你的脖子。”屈賢明說。

            “專精特新”是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問題、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競爭力的關鍵環節,需要在制造業重點解決產業基礎薄弱的問題,在基礎零部件、基礎電子元器件、基礎軟件、基礎材料、基礎工藝、高端儀器設備、集成電路、網絡安全等領域,發展關鍵核心技術、產品、裝備攻關和示范應用。

            “專精特新”還是一項發現隱形冠軍企業的科學體系。工信部中小企業局局長梁志峰曾表示:“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長期深耕細分領域,專業化程度高、創新能力強,從事細分市場十年以上的企業超過74%,主營業務收入占比在97%以上,平均研發經費占營收比重超過7%,平均擁有有效專利超過50項。

            走“專精特新”之路也是通過市場化方法解決基礎薄弱問題的好方式。解決卡脖子、國產替代、填補國內空白和無人區等問題,不能僅靠政府以及華為等大企業,還要發揮中小微企業在專利、技術上的優勢。大中小企業之間相互配合,形成相融共生的生態,在某個產業形成競爭力,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

            “專精特新”要有獨門絕技

            盡管有嚴格的遴選標準,卻很難用統一的盈利、市值或規模標準來衡量“專精特新”企業。

            參與工信部“專精特新”認定的近5000家企業中,已經有約300家企業在A股上市。根據中金公司統計,這些上市公司大部分來自制造業,分布數量最多的行業是機械(94家)、基礎化工(48家)和醫藥生物(35家),這三個行業的公司市值占所有公司市值的比重為60%。

            在資本市場的“專精特新”板塊中,有的企業并不是中小企業。以超過2000億元市值排名前兩位的片仔癀與恩捷股份,可以稱得上是規模龐大的大企業了。而許多集團公司旗下的小公司,或者單獨創業的民營企業,只要符合標準也可以申請。

            祖林說,“專精特新”本質上不是企業概念,而是產品概念——有沒有“專精特新”冠軍產品是最重要的衡量標準。

            以恩捷股份為例,它的拳頭產品是鋰電池材料中的隔膜。它屬于資本密集型與技術密集型的精細化工行業,性能直接影響鋰電池能量密度、壽命及安全,是動力電池中游最能體現實力的賽道。由于技術壁壘較高,生產設備多由日本和德國企業壟斷。

            恩捷股份是我國隔膜行業的龍頭企業,也是全球出貨量最大的鋰電池隔膜供應商。最近兩年鋰電池需求旺盛、供不應求,公司因此也取得了不俗成績。根據公告,2021年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17.5億元,同比增長172.06%。

            “專精特新”企業其實有較為嚴格的梯次認定,如市級、省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以及制造業單項冠軍,最終邁向領航企業。根據2021年7月工信部等六部門聯合發布的文件《關于加快培育發展制造業優質企業的指導意見》,要引導“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成長為國內市場領先的“小巨人”企業,聚焦重點行業和領域引導“小巨人”等各類企業成長為國際市場領先的單項冠軍企業,引導大企業集團發展成為具有生態主導力、國際競爭力的領航企業。

            根據這份文件的精神,力爭到2025年,梯度培育格局基本成型,發展形成萬家“小巨人”企業、千家單項冠軍企業和一大批領航企業。

            “專精特新”來源于國外的“隱形冠軍”概念,強調在細分市場通過求專求精求特求新取得數一數二的地位,成為這個領域的“隱形冠軍”。

            但是,“專精特新”不追求“隱形”。國家希望眾多中小企業不僅要有獨門絕技,同時要重視品牌建設,在單個產品冠軍之上,尋找第二個、第三個機會,實現向“小巨人”、制造業單項冠軍的跨量級發展。而已經做強做大的企業,則爭取在國際上繼續努力,爭取成為領航企業。

            “專精特新”要有更高追求

            一般來講,“專精特新”企業包括“小巨人”幾乎都是技術驅動、產品為王的中小企業。與龍頭企業相比,它們在資金、技術、人才、數字化等方面面臨難題,還需要國家在政策、資金等方面予以扶持。

            2021年相關舉措密集且重磅:年初,財政部、工信部聯合印發文件,提出中央財政專項資金將安排100億元以上,支持1000余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加大創新投入;9月,北京證券交易所成立,為“專精特新”企業暢通了融資渠道;11月,國務院又印發了三份支持中小企業發展的高含金量政策,分別是《關于進一步加大對中小企業紓困幫扶力度的通知》《為“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辦實事清單》和《提升中小企業競爭力若干措施》。

            但企業進入“專精特新”名單不是目的,更不是終點。祖林注意到,當下一些“專精特新”企業存在的最重要問題是:企業領導人大多是搞技術出身,普遍重視技術和產品的硬實力建設,很容易忽視在營銷、人才、品牌、戰略、組織和文化等方面的軟實力建設。尤其是有些負責人過了50歲之后,個人動力衰退,容易躺在第一個“專精特新”產品上睡大覺。

            “能不能成為世界冠軍,主要由企業的追求決定。”祖林說。

            在他看來,企業如果要成為世界冠軍,必須確立正確的使命、愿景,進入戰略驅動發展的通道,掌握商業組織跨量級發展的規律,“不但關注企業如何做強做大,還要關注大公司、與大客戶相融共生”。

            名號不是決定企業命運的根基。事實上,也有很多符合“專精特新”路線卻沒有納入工信部榜單的“無冕企業”,比如恒立液壓,以及北交所中市值排名前兩位的貝特瑞和連城數控。

            恒立液壓是三一重工產業鏈企業。2011年以前,中國挖掘機產量取決于國外兩大油缸廠在中國市場投放油缸數量的多少。為了打破國外壟斷,三一與恒立液壓一起研究,突破技術和材料限制,在效率、油耗等性能上趕超國外企業。液壓油缸技術的突破,也助力三一挖掘機市場占有率的提高,并在2021年奪得全球銷量冠軍。

            貝特瑞是動力電池負極材料僅次于璞泰來的提供商。負極材料主要用于儲存和釋放能量,核心環節在于石墨化能力,貝特瑞正借助其核心競爭力向綜合材料提供商轉型。而連城數控則是光伏龍頭隆基股份的產業鏈企業。公司在光伏切割設備領域打破國外壟斷,推廣金剛線切割機的國產化,助力隆基在單晶硅片取得龍頭地位,并實現對多晶硅的替代。

            它們都是把“專精特新”精神融入到產業生態中、提升產品競爭力的優質企業,這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專精特新”的價值所在和發展前景。對于它們來說,努力的目標是成為國家鼓勵發展的制造業單項冠軍或領航企業。

             

            第二十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

            與相識20年的你

            一起締造公司改變中國的力量

            報名通道現已開啟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2

             

            值班編輯:林文龍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好湿好紧好痛A片视频

            <p id="tnzzz"></p>
            <nobr id="tnzzz"><menuitem id="tnzzz"><delect id="tnzzz"></delect></menuitem></nobr>

            <p id="tnzzz"></p>
            <ins id="tnzzz"><menuitem id="tnzzz"></menuitem></ins>

              <rp id="tnzzz"><menuitem id="tnzzz"><font id="tnzzz"></font></menuitem></rp>

              <em id="tnzzz"><b id="tnzzz"></b></em>
                <b id="tnzzz"></b>